历史上的今天:333年8月17日

公历

333年8月17日: 333年——石勒,后赵主(生于274年)

英雄出少年
  石勒(274-333)字世龙,原名匐勒,上党武乡(今山西榆社北)人,羯族。十六国时期(西晋灭亡到北魏统一华北期间的时期,当时南方则为东晋时期)后赵建立者。公元319—333年在位,从奴隶到皇帝整个世界历史上的唯一一人。319年称赵王。西晋羯族的来源,一说是附属于匈奴随之入塞的羌渠部後裔,如王国维;一说与匈奴有关但与匈奴不同属,似来自西域,如黄文弼;一说与羌族有关, 如吕思勉、钱穆;一说属西域月氏胡,如陈寅恪、姚薇元、王青;一说来自中亚的石国(今乌兹别克塔什干一带),如谭其骧;一说西域胡占较大比重的杂胡,如唐长儒;一说来自呼揭国遗民, 如陈可畏。诸说并产,各有所据。羯人高鼻深目多,信奉祆(音 先)教(即拜火教,看来他们和阿拉伯有些渊源)。石勒父祖都是羯人部落的小帅。 没于333年。谥号:明帝;庙号:太祖;安葬地:高平陵;曾用年号:太和(328年二月—330年八月);建平(330年九月—333年)。
  唐朝诗人司空图有诗“石勒童年有战机,洛阳长啸倚门时。晋朝不是王夷甫,大智何由得预知。”
乱世之奴隶皇帝
  西晋时杂居内地的各少数族往往受汉族地主豪强的奴役压迫。石勒青年时期曾从事耕田、沤麻等农业活动,又在荒年被并州刺史司马腾枷押山东出卖。被主人放免后,因善于相马,结识马牧帅汲桑。305年他和汲桑率领牧人,乘苑马数百骑,投奔起兵于赵魏的公师藩。公师藩失败,汲桑释放郡县系囚,招聚山泽亡命,自号大将军。石勒原有一小队胡族为主的部下,号称“十八骑”。这时胡汉各族归附他的日益增多。汲桑以石勒为前锋,攻下邺城,杀司马腾。汲桑失败,307年,石勒率部投汉主刘渊。刘渊、刘聪向山东、河北扩张,主要依靠石勒兵力,南阳一带的雍州流民起兵反晋,几支义军互有矛盾,其中王如联合石勒,要他攻打占据宛城的义军。310年﹐石勒攻取宛城后,乘势南下襄阳,一度想保据江汉之间,但军粮不济,兵士又大半死于疫病,琅邪王司马睿又派兵前来抗击,他便听从张宾建议,311年正月撤回北方。 二月,率军攻占新蔡(今属河南),杀晋新蔡庄王司马确于南顿(今河南项城西);又进攻许昌(今河南许昌东),斩晋平东将军王康。
  时石勒军和王弥军是占据中原汉军中二支最强的队伍。九月,王弥谋士刘暾劝弥与其占据青州(治今山东淄博东北)的部将安东将军曹嶷联兵共同消灭石勒。王弥遂遣刘暾召曹嶷引兵来会;同时假装又邀请石勒同会青州。但刘暾中途被石勒抓获处死,王弥图谋败露而不知。适逢弥将徐邈、高梁引所部兵离去,弥兵渐衰。及石勒活捉苟晞后,王弥写信给石勒,故意说:“公获苟晞而赦之,何其神也!使晞为公左,弥为公右,天下不足定。”石勒看出这是骄兵之计,即对张宾说:“王弥位重言卑,恐其遂成前狗意也。”张宾劝石勒乘机诱而取之,说:“观王公有青州之心,桑梓本邦,固人情之所乐,明公独无并州之思乎?王公迟回未发者,惧明公踵其后,已有规明公之志,但未获便尔。今不图之,恐曹嶷复至,共为羽翼,后虽欲悔,何所及邪!徐邈既去,军势稍弱,观其控御之怀犹盛,可诱而灭之”(《晋书·石勒载记》)。石勒从其计。
  王弥军与晋镇守寿春(今安徽寿县)的将军刘瑞相持,形势危急,而石勒兵攻蓬关“乞活”陈午不下。王弥请求石勒增援,石勒未许,张宾说:“明公常恐不得王公之便,今天以其便授我矣。陈午小竖,何能为寇?王弥人杰,将为我害”(《晋书·石勒载记》)。石勒遂从张宾之言,亲率军往援,击败晋军,斩刘瑞。“弥大悦,谓勒深心推奉,无复疑也”(《晋书·石勒载记》)。
  十月,石勒请王弥赴宴于已吾(今河南睢县东南),王弥不顾部属劝阻,贸然前往。席间,石勒发伏兵杀王弥,后又兼并其部众。转而表奏汉帝刘聪,称王弥系因叛逆被杀。刘聪遣使斥责石勒擅杀大将,目无君王,但因知石勒兵盛,只得又加封其为镇东大将军,督并、幽二州诸军事,领并州刺史,以安抚其心。这样,石勒就除掉了他逐鹿中原时的一大对手。
  苟晞等虽降于石勒,但石勒恐其叛走,即以谋叛罪名把他杀死,实即更彻底的消灭异己的力量。自杀王弥后,在名义上石勒仍为汉刘氏之臣,实际上他已在独立行动了。
  石勒在短短的一个多月内,消灭西晋在中原最后的一支力量苟晞部,旋又铲除汉军在中原地区的主要对手王弥部,遂乘胜南下,于十月率兵攻掠晋豫州(治今河南淮阳)诸郡,兵临长江而还,屯于葛陂(今河南新蔡西北),威震江南。
  永嘉六年(312年)二月,石勒军构筑垒壁,课农造船,准备南攻建业(今南京)。镇守建业的晋琅玡王司马睿会集江南兵力于寿春(今安徽寿县),以镇东长史纪瞻任扬威将军,都督诸军以防御石勒。时江淮地区连降大雨,汉军饥疫,死者大半,东晋又派扬威将军纪瞻督率大军集于寿春(安徽寿县),军情紧急。
  当时石勒没有固定的立足点,虽然百战百胜而飘忽不定,未能掌握到必要的土地和人民,也就是没有立国之本。从当时具体形势来看,江汉、江淮均不可作为据点,据点非北方不可。从北方形势来看,关中、河东各有其主,则唯有选择河北为当。
  石勒召集部属商议对策,右长史刁膺主张投降,并求扫平河朔以赎罪,等东晋退兵后再图他计。石勒听后,愀然长啸。中坚将军夔安建议先移营高地以避水,石勒说:“将军何其怯乎”(《晋书·石勒载记》)!孔苌、支雄等三十余将官建议:“及吴军未集,苌等请各将三百步卒,乘船三十余道,夜登其城,斩吴将头,得其城,食其仓米。今年要当破丹阳,定江南,尽生缚取司马家儿辈。”石勒笑著说:“是勇将之计也”(《晋书·石勒载记》)。还各赐铠马一匹,以示嘉奖。最后石勒只好问计于张宾:“于君计何如?”张宾说:“将军攻陷帝都,囚执天子,杀害王侯,妻略妃主,擢将军之发不足以数将军之罪,奈何复还相臣奉乎!去年诛王弥之后,不宜于此营建。天降霖雨方数百里中,示将军不应留也。邺有三台(即铜雀台、金虎台、冰井台)之固,西接平阳,四塞山河,有喉衿之势,宜北徙据之。伐叛怀服,河朔既定,莫有处将军之右者。晋之保寿春,惧将军之往击尔,今卒闻回军,必欣于敌去,未遑奇兵掎击也。辎重迳从北道,大军向寿春,辎重既过,大军徐回,何惧进退无地乎”(《晋书·石勒载记》)!当时,石勒经过两次向南进军的实际经验教训,也认识到据点必须选在北方,张宾的划策,在关键时刻起了关键性的作用,故石勒决策回军北上,在河北一带建立据点,这是其霸业的重大转捩。
  石勒于是按张宾之计,当主力北上时使其侄石虎率骑兵2000趋向寿春。石虎部途中遇晋运船,汉军将士争相上船夺抢货物,被晋纪瞻军击败。纪瞻追击百里,前锋接近石勒主力。见石勒军列阵以待,纪瞻不敢贸然进攻,退还寿阳。
  在北上途中,由于当时民族矛盾尖锐,石勒军队过处,都是坚壁清野,所以军士粮饷十分困难。七月,走到汲郡(今河南汲县西南),闻汲郡向冰数千人,壁于枋头。石勒将要率军从棘津北渡,怕向冰乘机来攻,便问计于诸将。张宾进说:“如闻冰船尽在渎中,未上枋内,可简壮勇者千人,诡道潜渡,袭取其船,以济大军。大军既济,冰必可擒也”(《晋书·石勒载记》)。石勒从其计,设伏兵大败向冰,夺取大批军资粮饷,军势得以复振。
  于是石勒长驱至邺,攻北中郎将刘演于三台。刘演部将临深、牟穆等率众数万人降于勒。但邺城守卫犹固,一时难于攻下,而徒耗兵力,张宾又建议说:“刘演众犹数千,三台险固,攻守未可卒下,舍之则能自溃。王彭祖、刘越石大敌也,宜及其未有备,密规进据罕城,广运粮储,西禀平阳,扫定并蓟,桓文之业可以济也。且今天下鼎沸,战争方始,游行羁旅,人无定志,难以保万全、制天下也。夫得地者昌,失地者亡。邯郸、襄国,赵之旧都,依山凭险,形胜之国,可择此二邑而都之,然后命将四出,授以奇略,推亡固存,兼弱攻昧,则群凶可除,王业可图矣”(《晋书·石勒载记》)。石勒从其计,进据襄国,以为据点。张宾又说:“今我都此,越石、彭祖深所忌也,恐及吾城池未固,资储未广,送死于我。闻广平诸县秋稼大成,可分遣诸将收掠野谷。遣使平阳,陈宜镇此之意”(《晋书·石勒载记》)。石勒又从计,命诸将攻掠附近冀州郡县壁垒,征集粮食物资送于襄国。并上表于汉帝刘聪,刘聪得报后加封石勒都督冀、幽、并、营四州诸军事、冀州牧、上党郡公。从此,石勒称雄襄国,改变以往流动作战方式,开始建立自己的根据地,为统一北方、建立后赵政权奠定了基石。
  石勒据有襄国,就和晋大司马幽州(治蓟,今北京城西南)刺史王浚发生正面冲突,时广平(今河北鸡泽东南)人张豺、游纶拥众数万,占据苑乡(今河北邢台东北),受命于晋幽州刺史王浚。十二月,石勒遣夔安、支雄等7将进攻苑乡,破其外垒。王浚急遣督护王昌率诸军与辽西鲜卑段疾陆眷及段匹磾、段文鸯、段末杯等共5万人进攻襄国。时护城河尚未修,只得筑隔城重栅。鲜卑段氏军进屯渚阳(今邢台市东北),段氏素以勇悍闻名,石勒遣将与之交战,皆败。段疾陆眷遂大造战具,准备攻城,石勒部众甚惧。石勒对部下说:“今寇来转逼,彼众我寡,恐攻围不解,外救不至,内粮罄绝,纵孙吴重生,亦不能固也。吾将简练将士,大阵于野以决之,何如?”诸将皆说:“宜固守以疲寇,彼师老自退,追而击之,蔑不克矣。”石勒又问张宾和孔苌:“君以为何如。”张宾和孔苌都不同意固守疲敌,待其退而击的策略,便说:“闻就六眷克来月上旬送死北城,其大众远来,战守连日,以我军势寡弱,谓不敢出战,意必懈怠。今段氏种众之悍,末柸尤最,其卒之精勇,悉在末柸所,可勿复出战,示之以弱。速凿北垒为突门二十余道,候贼列守未定,出其不意,直冲末柸帐,敌必震惶,计不及设,所谓迅雷不及掩耳。末柸之众既奔,余自摧散。擒末柸之后,彭祖可指辰而定”(《晋书·石勒载记》)。石勒笑纳其计,以苌为攻战都督,于北城开突门(即暗门)20余道,在鲜卑军攻城时,待其队伍松懈,即命孔苌率精锐自突门出击,猛袭王浚军悍将段末枉部,不克而退。末枉追至垒门,为石勒伏兵所俘。王浚军见悍将被俘,纷纷败退,孔苌乘胜追击,鲜卑横尸30余里,获铠马5000匹。段疾陆眷收集余众,退屯渚阳。石勒放还段末坯,并赠送厚礼重金,与段氏于渚阳结盟,段氏遂收兵撤还辽西,段氏从此倾向于石勒。王昌亦返回蓟(今北京城西南),游纶、张豺投降石勒。石勒转攻信都(冀州治所,今河北冀县),杀晋冀州刺史王象。王浚势力从此衰落。
  晋建兴元年(汉嘉平三年,313年)四月,石勒命石虎率部攻下邺城。
  时王浚署置百官,奢纵淫虐,石勒素有吞并之心,想先派人观察一番。有人说:“宜如羊祜与陆抗书相闻”(《晋书·石勒载记》)。张宾当时患病,石勒便亲自前往,问其计。张宾说:“王浚假三部之力,称制南面,虽曰晋籓,实怀僭逆之志,必思协英雄,图济事业。将军威声震于海内,去就为存亡,所在为轻重,浚之欲将军,犹楚之招韩信也。今权谲遣使,无诚款之形,脱生猜疑,图之兆露,后虽奇略,无所设也。夫立大事者必先为之卑,当称籓推奉,尚恐未信,羊、陆之事,臣未见其可”(《晋书·石勒载记》)。
  石勒遂依张宾之计,利用王浚割据自立之心向王浚献厚礼,表示拥戴其称帝,并厚赂王浚之婿枣嵩。时王浚所属之范阳(今河北定兴西南)守将游统,私下遣使附于石勒,石勒杀其使者送于王浚。
  晋建兴二年(汉嘉平四年,314年)正月,晋廷以王浚为大司马、都督幽、冀州诸军事,刘琨为大将军、都督并州(治今太原西南)诸军事,并遣使者至襄国。石勒为麻痹王浚,隐匿精甲劲卒,示以虚弱,倍加厚待来使,并还书王浚,伪称将于三月中旬亲赴幽州劝进;同时还致书于枣嵩,为其请授并州牧、广平公,以显其忠。王浚使者回报,说石勒兵力薄弱,无有二心。于是王浚更加骄怠,不复戒备。
  二月,石勒遂领兵日夜兼程进袭幽州。军至柏人(今河北隆尧西)时,怕刘琨及鲜卑、乌丸举兵相攻,驻兵未行。张宾说:“夫袭敌国,当出其不意。军严经日不行,岂顾有三方之虑乎?”石勒说:“然,为之奈何?”张宾说:“彭祖之据幽州,唯仗三部,今皆离叛,还为寇仇,此则外无声援以抗我也。幽州饥俭,人皆蔬食,众叛亲离,甲旅寡弱,此则内无强兵以御我也。若大军在郊,必土崩瓦解。今三方未靖,将军便能悬军千里以征幽州也。轻军往返,不出二旬。就使三方有动,势足旋趾。宜应机电发,勿后时也。且刘琨、王浚虽同名晋籓,其实仇敌。若修笺于琨,送质请和,琨必欣于得我,喜于浚灭,终不救浚而袭我也。”石勒说:“吾所不了,右侯已了,复何疑哉”(《晋书·石勒载记》)!于是派使者送信与刘琨,刘琨果然不但不助王浚,且给予石勒以进军的便利。
  三月,石勒军至易水(今河北雄县西北),王浚仍毫无戒备,石勒军迅速到达蓟城。石勒恐有伏兵,先趋牛羊数千头入城,塞住街巷,声言献礼,使幽州兵不能出战,旋即率众入城,杀幽州兵万余人,俘王浚,押送襄国斩首,置守宰,烧浚宫殿而还。此战,石勒把用间与攻袭相结合,以极小代价一举夺取幽州,为其统一北方创造了有利条件。
  晋建兴四年(汉建元二年,316年)十二月,石勒部将孔苌等攻马严、冯?者,久攻不下,司、冀、并、兖四州流民数万人在辽西,迭相招引,民不安业。石勒问计于张宾,张宾:“严、?者本非公之深仇,流民皆有恋本之志,今班师振旅,选良牧守使招怀之,则幽、冀之寇可不日而清,辽西流民将相帅而至矣”(《资治通鉴·卷第八十九》)。石勒于是将孔苌等召回,以武遂令李回为易北督护,兼高阳太守。马严士卒素服李回威德,相继叛逃。马严害怕而逃,赴水而死。冯?者率其众归降。从此流民相继归附石勒。
  晋大兴二年(汉光初二年,319年),张宾与石虎、张敬等人见时机已成熟,便一起请石勒正式称帝,被石勒推让。十一月,张宾又与石虎、张敬、支屈六、程遐等文武一百二十九人联名上疏,请石勒称尊号。石勒接受了这个建议,即位称赵王,改元称赵王元年,即以襄国为都城。由于汉主刘曜此前已经改国号为赵,史称前赵;故称石勒所建为后赵。
  石勒出身低微,早年饱经懮患。他富于军事才能,政治上也颇有识度,自比在刘邦(即汉高祖刘邦)、刘秀(即汉光武帝刘秀)之间,鄙视曹操(即魏武帝曹操)、司马懿欺负孤儿寡妇以取天下。儒生读《汉书》给他听,读到郦食其劝刘邦立六国后人时,石勒大惊,说这样何以能统一天下。当听到张良劝阻,才连忙说“赖有此耳”。石勒深以自己是胡人为耻,甚至创造出来一个“国人”的称号来给自己族人命名。但凡在他面前提胡人两个字的,都被其虐杀掉。后来身死族灭,他的“国人”集体也化灰灰,连渣都没剩下。石勒主要参谋张宾是汉人,他攻下冀州郡县堡壁后,蒐罗“衣冠人物”,组成“君子营”。后赵建国后,“典定士族”,区分士庶。选拔人才的办法,大致也是沿用九品中正制。石勒往往从谏如流,对于臣下劝阻的事,有时虽不同意,也暂且停办,说是为了“成吾直臣之气也”。
  石勒沿袭刘渊胡、汉分治办法,称赵王时又自号大单于,“镇抚百蛮”,任石虎为单于元辅。称赵天王后,命其子石宏为大单于。石勒禁止胡人侮慢汉人士族。兄死妻嫂是很多胡族的普遍风习,他也加以禁止,并不许在丧婚娶,以适应汉人习惯。职官大体依照晋制而有增设,如置专司胡人词讼的门臣祭酒,管理胡人出入的门生主书。攻占幽冀后,核实州郡户口,每户所课租调比西晋王朝对农民的剥削有所轻减。立国后,为节省粮食,禁止酿酒。还计画推行钱币,代替布帛交易,但未能实现。石勒注意教育,在襄国和地方设立学校。建国前,曾令采择晋代律令要点,作为暂行制度,后改用正式律令。所设官职有律学祭酒,其人残酷好杀。
  石勒病死前,遗嘱不要厚葬,告诫石弘从司马氏家族内讧中吸取教训,劝石虎学习周公、霍光辅佐幼主的先例,不要争权。
小学和“考试”的发明者
  史载“勒增置宣文、宣教、崇儒、崇训十余小学于襄国四门,简将佐豪右子弟百余人以教之,且备击柝之卫”尽管小学在商周时就已存在,但如同大学在西汉时才得到完善,小学也在石勒兴建教育时正式确立,以至于到了石虎时代“初,勒置大小学博士,至是复置国子博士、助教。季龙以吏部选举斥外耆德,而势门童幼多为美官”可见后赵的小学真正起到了教育儿童的作用。(当时小学为文字学的代称。)
  考试,可是今天令最广大人民群众恨之入骨的东西了,当然,我们不能因为今天考试的荒谬而否定历史上考试的作用
  史载“以牙门将王波为记室参军,典定九流,始立秀、孝试经之制。”又“命郡国立学官,每郡置博士祭酒二人,弟子百五十人,三考修成,显升台府。于是擢拜太学生五人为佐著作郎,录述时事”
  即是说石勒在每个郡都设立学官,负责当地的教育工作。并设立地方学校,每郡招收一百五十人,要经过三次考试才能毕业,作为国家的后备干部来培养。
  正是这种政策,才使后赵在人才的支撑下在石虎的暴政下依然能雄踞中原20年。
  一种改革不可能一发即成,隋朝的科举制度正是在这些尝试下得以建立的,这一点,石勒是先驱者。
黄瓜名字的由来
  黄瓜原名叫胡瓜,是汉朝张骞出使西域时带回来的。胡瓜更名为黄瓜,始于后赵。
  后赵王朝的建立者石勒,本是入塞的羯族人。他在襄国(今河北邢台)登基做皇帝后,对自己国家的人称呼羯族人为胡人大为恼火。石勒制定了一条法令:无论说话写文章,一律严禁出现“胡”字,违者问斩个赦。
  有一天,石勒在单于庭召见地方官员,当他看到襄国郡守樊坦穿着打了补丁的破衣服来见他时,很不满意。他劈头就问:“樊坦,你为何衣冠不整就来朝见?”樊坦慌乱之中不知如何回答是好,随口答道:“这都怪胡人没道义,把衣物都抢掠去了,害得我只好褴褛来朝。”他刚说完,就意识到自己犯了禁,急忙叩头请罪;石勒见他知罪,也就不再指责。等到召见后例行“御赐午膳”时,石勒又指着一盘胡瓜问樊坦:“卿知此物何名?”樊坦看出这是石勒故意在考问他,便恭恭敬敬地回答道:“紫案佳肴,银杯绿茶,金樽甘露,玉盘黄瓜。”石勒听后,满意地笑了。
  自此以后,胡瓜就被称做黄瓜,在朝野之中传开了。到了唐朝时,黄瓜已成为南北常见的蔬菜。现在黄瓜的种类很多,大致分为春黄瓜、架黄瓜和旱黄瓜。而闻名全国的品种乃是外形美观、皮薄肉厚、瓤小的北京刺瓜和宁阳刺瓜。
汉化政策和佛教
  如果说刘渊是汉化的先驱,孝文帝是汉化的集大成者,那石勒无疑接过了其中20多年的接力棒。虽然受时代的局限,他不可能像孝文帝那样彻底,但与后世元清统治者相比,石勒可要开明多了。
  说到佛教,石虎的贡献要高于石勒。但佛图澄至少是石勒拔擢,佛教也是在这个时代被推崇的。(这个问题稍后再补充)
有关石勒的6个典故
  尽管石勒是个文盲,但他不是哑巴,英雄身上往往会出很多典故,石勒也不例外
  1老拳2毒手(待考)
  《晋书》原文:
  勒令武乡耆旧赴襄国。既至,勒亲与乡老齿坐欢饮,语及平生。初,勒与李阳邻居,岁常争麻池,迭相驱击。至是,谓父老曰:“李阳,壮士也,何以不来?沤麻是布衣之恨,孤方崇信于天下,宁雠匹夫乎!”乃使召阳。既至,勒与酣谑,
  引阳臂笑曰:“孤往日厌卿老拳,卿亦饱孤毒手。”
  3石勒听书
  这和“周郎顾曲”一样,现在文学上用的不如史学上用的多
  原文:
  石勒不知书,使人读汉书。闻郦食(yi,四声)其(ji,一声)劝立六国后,刻印将授之,大惊曰:「此法当失,云何得遂有天下?」至留侯谏,乃曰:「赖有此耳!」
  4鹿死谁手(这个用得很多)5礌礌落落
  原文:
  勒因飨高句丽、宇文屋孤使,酒酣,谓徐光曰:“朕方自古开基何等主也?”对曰:“陛下神武筹略迈于高皇,雄艺卓荦超绝魏祖,自三王已来无可比也,其轩辕之亚乎!”勒笑曰:“人岂不自知,卿言亦以太过。朕若逢高皇,当北面而事之,与韩彭竞鞭而争先耳。脱遇光武,当并驱于中原,未知鹿死谁手。大丈夫行事当礌礌落落,如日月皎然,终不能如曹孟德、司马仲达父子,欺他孤儿寡妇,狐媚以取天下也。朕当在二刘之间耳,轩辕岂所拟乎!”其群臣皆顿首称万岁。
  6怙(长)恶不悛
  原文:
  刘曜又遣其使人郭汜等持节署勒太宰,领大将军,进爵赵王,增封七郡,并前二十郡,出入警跸,冕十有二旒,乘金根车,驾六马,如曹公辅汉故事,夫人为王后,世子为王太子。勒舍人曹平乐因使留仕于曜,言于曜曰:“大司马遣王修等来,外表至虔,内觇大驾强弱,谋待修之返,将轻袭乘舆。”时曜势实残弊,惧修宣之。曜大怒,追汜等还,斩修于邑,停太宰之授。刘茂逃归,言王修死故,勒大怒,诛平乐三族,赠修太常。又知停殊礼之授,怒甚,下令曰:“孤兄弟之奉刘家,人臣之道过矣,若微孤兄弟,岂能南面称朕哉!根基既立,便欲相图。天不助恶,使假手靳准。孤惟事君之体当资舜求瞽瞍之义,故复推崇令主,齐好如初,何图长恶不悛,杀奉诚之使。帝王之起,复何常邪!赵王、赵帝,孤自取之,名号大小,岂其所节邪!”
家庭成员
  父亲 :周曷朱
  母亲 :王氏
  妻子: 刘氏 、程氏,部下程遐之妹,石弘之母。
  子女 :
  世子石兴,330年以前逝世。
  世子石弘,330年立为皇太子,继石勒登基。334年石虎将石弘、弘母程氏、石弘、石恢兄弟幽禁,旋即下令杀死。
  石宏,330年立为秦王。334年石虎将石弘、弘母程氏、石宏、石恢兄弟幽禁,旋即下令杀死。
  石恢,330年立为南阳王。334年石虎将石弘、弘母程氏、石宏、石恢兄弟幽禁,旋即下令杀死。
  养子田堪,被石勒收为养子后改姓石,彭城王。333年反石虎败死。

历史上的8月17日
起名测名
黄历查询
传统文化
实用查询
免费测试
猜你喜欢
网名大全

手机版】 【电脑版

© 2007-2019 喜蜜滋